分手之后,难做朋友——Google 与 Mozilla 告别搜索合作后愈行愈远

美国时间3月5日,Google 正式公布了入围其GSoC 2015 编程之夏项目的开源组织名单。往年多次参与的开源组织Mozilla 基金会此次竟然爆冷不在名单中。Google 对此解释说,不接受Mozilla是一个困难的决定,并同时表示今年的决定不会影响明年的选择,Mozilla可以明年再申请。那么究竟是 Google 拒绝了 Mozilla,还是 Mozilla 放弃了 Google呢;外人不得而知。但是无疑:两家公司的矛盾和冲突进一步扩大,并且毫不留情地展示在世人面前。

什么是编程之夏

Google编程之夏(Summer of Code)名字的典故来自与1967年的“夏日之爱”(Summer of Love)风潮。它也叫 Google 夏日编程大赛,是Google主办的年度编程比赛,始于2005年,旨在鼓励学生参与开源项目的开发。

google-summer-of-code-2015

每年Google会列出参与的开源组织名单。2015年度的名单已经公布,值得注意的是开源组织数量比往年大幅减少,今年只有137个开源组织,而此前的2014年是190个,2013年是177个。Google 的路越走越窄还是筛选越来越严格,这是个值得注意的信号。

 曾经“花钱”月下

两者曾是亲密无间的好战友,同是开放互联网和开源的坚定支持者,都非常强调隐私,在搜索上有着长达10年的合作,过去多年每年来自 Google 的收入占到 Mozilla 的85%以上,例如2011 年 Mozilla 营收共 1 亿 6,350 万的进帐中有其中超过1.3亿来自与 Google 的搜索合作,2012年5月共同指责微软妨碍浏览器的公平竞争更让世人深信他们是同一战壕里的好兄弟,堪称互联网战场的 Running Man。

Google-Firefox-Logo

最早从 2005 年开始,Mozilla 就与 Google 签约,将搜索栏位预设引擎设为 Google,那时候 Mozilla 95% 的营收来自 Google 广告营收的分润。其中有 85% 是来子搜索栏位预设为 Google 。浏览器搜索栏位导进来的流量相当巨大,各家搜索引擎业者都尽力争取。甚至让 Mozilla 公开竞标的地步,出价高者取得,Mozilla 乐得收钱,Google 也愿意埋单。你情我愿,关系相当密切。

在 Chrome 刚刚推出的时候,Mozilla首席技术官Andreas Gal甚至说:“即使我们与Google有业务上的往来、甚至与微软和苹果等公司有标准上的友好关系,但在我这里,合作与竞争两件事其实并没有冲突”。 如今这一表述恐怕得变化了,现在,Google 已经给 Mozilla 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威胁。

 如今分道扬镳,全面开战

这一切都在改变。从2008 年开始,Google正式推出自有的 Chrome 浏览器以及 Chromium 开源项目。直接触及Mozilla最核心的产品部分,两者开始有了正面竞争,但还是保持了在搜索服务上的合作。然而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Mozilla也曾经说过,“我们的目标是成为 Web 的倡导者,50年或100年,你不能总依靠别人,我们会继续寻找新的收入来源。”跟几年前 Gal 说的话相比态度迥变。

Mozilla Firefox 几乎是世界上最标志性的开源项目,而 Chromium 现在也成了一个极其重要及使用广泛的开源项目,无数的浏览器都转到 Chromium 之上,这甚至包括老牌劲旅 Opera。这预示着两家个公司不仅有着商业上的竞争,还有在开源、WEB 标准等其他方面的激烈冲突。

Mozilla-Google-war

Mozilla和Google最终还是在2014年底停止了在浏览器默认搜索引擎上的合作,我们并不知道是Google 主动放弃了追求在Firefox成为默认搜索引擎的努力,还是 Mozilla忌殚其竞争关系而拒绝 Google 转投 Yahoo 怀抱,双方都没有选择公布内因。

Mozilla 还是一直强调互联网需要开放自由同时保护隐私,希望让互联网更美好,但是 Google 已经不是那个它了。 Google 确实让互联网更大,但是让互联网更封闭了。

随着互联网的日益重要和两家公司的产品竞争格局变化,浏览器核心的争战显得越来越关键。网页标准因移动设备普及和 Google 的强势发展,造成 Webkit 一家独大,很多网页设计时常只考量 Webkit 核心浏览器的体验,Gecko 核心的 Firefox 浏览器越来越难看到网页设计心中所想的版面样子。更糟糕的是,着力在移动浏览器的 Opera,决定投靠 Blink,放弃自家的 Presto 排版引擎,确保 Opera 读网页不会出问题。Mozilla 主张开放的网络,如今 Google 和苹果造成 Webkit 壁垒。Mozilla 在打败 IE 独霸的局面之后,Firefox 继续面对新的挑战,甚至是它有史以来最大的挑战。

两者构成直接竞争关系的产品越来越多。Firefox 从其2014年底的版本开始就预置了 Firefox Hello 服务,与 Google Hanouts 构成直接正面竞争。笔者总结了一下,两家公司构成直接竞争的产品最少有以下几种,而且都是非常重要关乎未来的领域。

1,浏览器:Mozilla Firefox VS Google Chrome
2,操作系统:Mozilla Firefox OS VS Google Chrome OS/Android
3,即时通讯:Mozilla Firefox Hello VS Google Hangouts
4,智能手机:Mozilla Firefox Phone VS Google Nexus

 藕断尚丝连,破镜难重圆

合作关系在发生微妙的变化,2008年开始 Firefox 浏览器就在 Google 软件精选中被 Google 用自家的 Chrome 浏览器替代了,而如今 Firefox 浏览器出现在 Yahoo 软件推荐中,他们彼此都找到了新欢。前妻改嫁的痛不是每个人都能懂的,但是 Mozilla 和 Google 一定深有体会。

而 Mozilla 也不想把命运寄托在另一家公司的身上。它也曾骄傲地表示,不依靠 Google 而存活,多年的经营已经有了不少利润积累,足够支持 Mozilla 去做它想做的事,也足够去做一些调整。

Google Chrome 浏览器曾经的工程副总 Sundar Pichai (现在是 Android 总裁)曾表示,“Mozilla 非常了不起。” Pichai 称因为Mozilla 的关系,Google在决定是否进入浏览器领域时曾犹豫再三,但最后他们相信开发自己的浏览器有利于促进这个领域的技术创 新。Chrome 的开源也可以让其他公司和整个行业受益,其中包括Mozilla。他表示,“如果结果是Mozilla仅仅流失了一些市场份额给 Google,而其他方面一如既往,那我们会认为Chrome 是一个失败。”

Pichai 的话说得很有良心,归根到底的意思是“我觉得你很好,但是我们真的不合适”,“我这么做也是为你好,其实我也不想这么做”,“我知道这样对你很残忍,但是我不得不这么做”,听听,是不是很熟悉?

不管怎么样,接受也好,不接受也罢,曾经很多 Geek 对 Google 寄予厚望,希望它不要这么做。它还是做了,Firefox 拥有忠实的极客玩家用户,并且是真正的极客,Google 曾经有着接近的价值观和用户群,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们还是很像,但已经不可能好了。

情人最后是否能做朋友

Mozilla 也曾公开表示过,它与Google之间的搜索合作纯粹是业务上的往来, Mozilla 并不会在政策上有所妥协。就 Google而言,Mozilla CEO John Lilly表示,“Mozilla会同任何对手竞争,我们是合作伙伴,拥有很好的关系,但我们也会同他们竞争,这由用户决定。”

这已经证明了 Mozilla 并不会为了与 Google 的合作而放弃自己的价值观。我认为这是对的,Google 表现得越来越不尊重隐私,越来越霸道与封闭,与 Mozill 倡导开放互联网与尊重个人隐私的理念已经原不是午餐吃什么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坐在一起吃午餐的问题。我想他们已经不太可能继续做朋友了,即使某人还可以假装很大度。

Google-Firefox

爱情墓志铭

虽然两家公司都是伟大的,但是商场上的战争事关生死,想必绝不会掉以轻心。Google 并不会永远支持 Mozilla,如今在部分市场,Mozilla 与 Google 说 bye-bye,并不会太意外。Mozilla 不动手,Google 迟早会全面支持自己的产品。等 Google 动手,还是 Mozilla 先出手给自己杀出个黎明?

broken-heart

可以预料的是“战争”才刚刚开始,事关未来,既是生存,又涉尊严;后面的战火会愈来愈烈。

流氓何其多,毒霸又一个——谈谈国内安全杀毒产业的病态和布衣之怒

angry-with-duba

龚自珍曾在《病梅馆记》中写到“(江浙地)梅以曲为美,直则无姿;以欹为美,正则无景;以疏为美,密则无态。”,并在文尾声嘶力竭道“呜呼!安得使予多暇日,又多闲田,以广贮江宁、杭州、苏州之病梅,穷予生之光阴以疗梅也哉!”他说当时整个江浙地区的养梅产业都集体堕落、呈现出病态的价值观,商人们为追求视觉效果,常常以曲为美,而直的好的梅花反而被嫌弃和抛弃,可以说是整个行业性的集体在沉沦。那么今天我要给龚老师介绍一下晚辈生活的年代,有一群奇葩的互联网安全厂商“婀娜多姿”。

事情从我的办公电脑说起,公司配的办公电脑都是 Widnows 8 系统,根据安全策略需要自行安装一套杀毒软件,但是公司并没有推荐安装哪些软件或者限制不允许安装哪些软件,办公用机资料都很重要,为了避免病毒可能带来的伤害,我决定安装一套杀毒软件。过去我曾经用了多年的 AVG 和小红伞、Avast,感觉并不算完美,但后来常用系统改用 Linux 后就没有用过杀毒软件了。想起过去曾经很崇拜求伯君,小学计算机课堂时的骚动,于是突然一念闪过,选择了金山毒霸,还刻意避开了金山卫士只装了毒霸。由于我只用其杀毒功能,而且把所有它想主动做的事情都关闭了,“泰然自若”地用了几个月。结果没想到今天打开电脑,点开浏览器猛然发现首页全变成“毒霸导航”了,所有的!连单纯可爱什么都不懂的 Chrome 也被强行毒霸导航了。突然有一种要上村头喊人的感觉,悲愤情填满了我的心头!太无耻了毒霸,太无耻了金山!是可忍,孰不可忍。我马不停蹄地马上截图开始写这篇文章。先上“呈堂证供”:

jinshan-duba

这是我的 Chrome 浏览器打开的样子:首页是 www.duba.com/?f=chedh,记住这个可耻的网址。

chrome
但是我的设置里面明明是我自己的主页,如下图:

chrome-settings-homepage

这是我的 Firefox 浏览器打开的样子:首页是 www.duba.com/?f=foxdh,也是一个可耻的URL。

firefox

但是我的火狐首页设置明明是这个:

firefox-settings-homepage

此路不同,然后我去检查快捷方式,很多流氓URL是通过在 exe 执行参数后面传了一个URL参数过去,导致主页设置不管用,但是一看,毒霸不是用的这个方法,然后看注册表,看毒霸设置,忙忙呼呼弄了一个小时还没搞定!呜呼哀哉,我这个计算机科班都找不到在哪里设!普通的网友、用户怎么办!?一打开浏览器首页任由毒霸强奸也非常难受,解决这个问题一般方法搞不定也很折腾,我很无语。我实在无法理解,毒霸怎么这般无耻?怎么会有这样的公司和产品,更让你无法想象的是整个行业都是这样!

今天国内的不少互联网厂商在做产品和推广产品时,几乎完全是病态的。下载安装一些软件后,要么是惯用的配置被篡改,要么电脑系统中 莫名其妙的出现根本不需要的软件,要么就拖家带口装一大堆,要么就是死活删不掉。整个行业都沦丧成这样:以流氓捆绑为基本手段、以偷鸡摸狗悄悄自行安装、篡改主页和自设默认软件为推广方法,无耻不要脸无下限为常态、脸皮之厚,产品观念之低劣,简直无以复加,令人叹为观止。完全没有基本的道德观、商业价值观。更为可怕的是,整个行业集体堕落至此,几乎已经达到了安全厂商无君子,软件推广皆小人的地步。

angry-girl

这些公司包括:360安全卫士(360杀毒)、金山卫士(金山毒霸)、百度卫士、腾讯电脑管家等等。之前的我实在对360无力吐嘈,秀才遇到兵,有礼说不清,几年前给我妈妈电脑安装了一次,一年后过年回家一看简直惨不忍睹,整台电脑几乎完全动弹不得,里面全是各种360软件,360手机助手、360杀毒、360保险箱、360桌面、360浏览器、360云盘不胜枚举,亲戚朋友全聚齐,家谱都不用修了。

用了一个软件弹出无数不相关的软件,莫名其妙地给你下载一堆广告垃圾东西,每天各种百科全书式无底线的弹窗,不请自来偷偷摸摸在后台安装软件、拖家带口一个不少捆绑安装、无法卸载、卸载不干净。这!这再牛B的妇炎洁也洗不干净金山百度360腾讯玷污糟蹋过的电脑啊!

我个人选择用金山毒霸,这完全是出于对求伯君的敬重,才选择的金山,之前我一直用小红伞和AVG、Avast,如今真为自己的品味倒退感到羞愧。曾经把国产安全软件的一点点希望寄托在金山身上,金山还曾经表示开源其“金山卫士”的代码,还找来在开源社区知名的 ZoomQuiet 大妈。曾以为金山不是360,也不会像百度,更不屑腾讯,我现在深深意识到自己错了,这些厂商全是流氓,女人常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我们尝会代表男同胞们一定跟她辩解,这话太绝对。但是今天看“国产安全厂商没一个好东西”,倒是对号入座,恰如其分,绝无水分。

duba-liumang

作为一个曾经的产品人,我也实在弄不明白,这是何等的不要脸,这得有多么强大的无耻,才能让这几个产品经理在无数个深夜,说服自己在产品中添加上了这么些功能。特别好玩的是贼喊捉贼的场面,360说百度和腾讯是流氓,金山咬定360是流氓,笑料百出,哪里像正正经经做产品、做生意的样子。

百度等流氓公司以为劣迹斑斑已经在多个国家市场被封杀,如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百度此前已经在日本和越南、巴西、泰国被禁,在日本是因为泄漏隐私;在越南是因为本地化的百度知道中给用户静默安装自己的其它软件,并被检测出病毒,而遭到大量投诉和负面报道,没多久百度就被迫退出越南市场了。

360、金山、腾讯虽被痛骂,网友也早已认清了他们的真面目,但是由于中国的法律落后,监管部门也毫无责任心,他们在国内还是从未得到应有的惩罚,我觉得这样的公司永远也学不会尊重别人、学不会尊重自己。那么让我们给他们一记组合拳、左勾拳、右勾拳打翻他们吧!往后的日子,我个人跟这些流氓公司和流氓软件划清界限,还会号召、鼓励亲友抵制流氓行为。龚自珍说“”呜呼!安得使予多暇日,又多闲田,以广贮江宁、杭州、苏州之病梅,穷予生之光阴以疗梅也哉!”此种理想决绝,我也当呼:“呜呼!安得使予多暇日,促尔流氓公司走投无路、关门倒闭”。

同时告诫不安分不受规矩的公司,一款互联网产品背后的用户都是普通网民,天子之怒断其政策,损失渠道少样生意罢,但是胆敢得罪用户,惹布衣之怒将断你一切产品基础、公司基石、财路、用户和口碑。让你在市场没有立锥之地!